薛定谔的猫”恰恰诠释了“三类股东

来源:http://www.tabletreviewspecs.com 作者: 2017-10-10 10:31

  解决“三类股东”问题,需要涉及的点、线、面过于庞杂,会导致监管层沟通不顺畅。有的时候口径从哪里得到,无从求证。其实这也涉及到新三板和交易所、整个A股的关系问题。

  布娜新:“三类股东”问题现在已成为新三板市场最吸引眼球的热点。大量报道、观点、看法蜂拥而至、紧随其后,但其中不免一些脱离本意的陈述和追蹭热点的行为。然,“三类股东”当初却并不是那么被人重视。今天就请来最早“三类股东”问题重要性的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资深记者、“新三板文学社”谷枫老师来谈谈“三类股东”,谷枫老师具有一定的发言权,当初正是由于他和同事在“三类股东”问题上的先知先觉、沉浸其中,才使得我们看到那么多被市场广泛流传的精品报道。

  作者简介:《21世纪经纪报道》新闻中心资深记者。作为最早一批新三板市场的人,从2013年末开始全条线专注于新三板市场领域的报道。

  谷枫:其实一开始写“三类股东”问题,是我和我当时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的同事常亮一起写的。下面我将就“三类股东”问题写一点我的看法。

  从去年开始,我们大概写了十篇文章。这些文章类型不同,包括案例分析、包括与监管层沟通、包括写正在ipo排队的企业过来找我们反映的情况。

  我们俩其实也没有预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浪,我们当时没有想到“三类股东”对新三板市场会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。

  之前写文章得到的结论是:三类股东问题会形成一事一议的解决方案,也不会构成普遍性问题。

  但后来事情发生了变化,当时排在最前面的六家企业因为“三类股东”问题被搁置,虽然二月份得到了证监会的反馈,但随着排在他们后面的企业陆续上会和ipo,这六家企业才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,全都来找我们诉苦。

  “三类股东”类似一个“薛定谔的猫”,猫在黑箱里面是死是活,由大家来猜,而黑箱不会发出任何信号。

  “三类股东”也在黑箱里面,要不要清理,大家都在猜测。无论是,企业,投资人都在猜测,而监管层没有明确回复,这是目前令人比较焦虑的事情。

  机构的态度现在有了变化和转折。已转变为:不管要不要清理,需要一个明确的答复。给了答复,逻辑也就顺了。问题总卡在这里,反复猜测,才是目前最大问题。

  “三类股东”之所以问题严重,是因为可能会市场表面之下深藏的逻辑性的认知。

  三板当然有二级市场,也是存在套利的,但本质上说新三板是pe市场、机构市场。并购有可能成为一个退出的出口,但是我认为ipo一定是主流。

  一旦ipo把“三类股东”掐死,可能连锁反应会从ipo一端直捣市场各个层面,从而否定整个市场的逻辑,会影响到整个链条,比如新三板市场的定增、做市等环节。

  我们现在回头看,新三板无论在做市还是定增领域,“三类股东”被杀的很惨,市场各方对于“三类股东”的问题都产生了焦虑。

  解决“三类股东”问题,需要涉及的点、线、面过于庞杂,会导致监管层沟通不顺畅。有的时候口径从哪里得到,无从求证。其实这也涉及到新三板和交易所、整个A股的关系问题。

  但鉴于“三类股东”问题的复杂程度,波及面之广,结论依然只能是等待,等待监管层的明确态度。

  除了“三类股东”问题能够化解之外,我个人对于新三板是有很多的。今天就借“新三板文学社”这个地方多说几句。

  作为第一批写新三板的记者,我很幸运。作为一个第三方的观察者,我会看到每年都有不同的进入到这个领域,也会看到有人离开,我自己之所以能下来,一方面是因为我所在的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给予了支持,另一方面是我对于新三板无论是长期、中期、短期都看好。

  我作为一个第三方观察者,希望看到新三板真正的腾飞。希望“新三板文学社”的人无论是券商、企业、,大家一起发声,在利用这么一个好的生态,让三板这样一个泛能够更好。